乱晃不过一曲古琴奏响。
page top
[給我夫人的。] 驚夢覺。{楔子。}
楔子

弘泉一点烟尘,他隐藏起平日的肆虐,闲庭信步,款款其间。
月白云锦配着白色貂袄,把他那苍白的脸色愣是趁出点儿淡红来。金丝暗纹缎锦束起青丝,在他摆头时,青丝也就顺道在他的腰间画下墨迹。一如衣色的月白锦带,束出他渐呈纤细的腰身,那一环腰间的碧玉,摇晃起伏,扣了空气,击了衣锦。
他可能觉得不好玩儿了,别嘴的刹那抓起起伏不定的碧玉,习惯性地,来回摸索。
“好无聊呃。”低头看了看手里冰凉的环佩,他呼出一口气,低声抱怨。
抿唇耸眉,他偏头看一眼身边的墨潭,“这么快便到了这尽头了么?”回望身后的泉水,这一方月牙型的陆地,还算让他能够伫立。
渐渐地,不知道他为何就浮起了一丝笑容,苍凉却也冷漠。
“为何偏生在这里,才形成这么的一种墨色的奇景。”他顿了顿,“实在是不该。”
他记得他问过多少次这潭形成的原因,也记得有多少次,没有人愿意回答他,即便,知道原因的那些人,就在他面前。
他收敛心神,一扫泄露的苍凉,冷眼傲视这一潭暗黑。
黑到这地步还能有一点别的什么呢!
他慢慢地闭上眼睛,后退数步。原本松开的双手,却也慢慢握成了紧紧的拳头。
他在隐忍,他觉得他是在隐忍。
这风景他到底看了多少年了,他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是这风景里头的意味。
他的眼睑轻轻得颤抖。
等到颤抖几乎都平息了,他才睁开了眼。
几里之外,依旧是那高耸的宫墙。
他冷冷的盯着,轻轻地呢喃,“一段宫墙,世人莫不向往的宫墙。可谁知道,谁知道它锁了一个人怎样的时光。”他觉得他很平静,至少还没有抬高声调。
“十年了。”他呢喃着,“十年了……”

其实,他是向往外面的,可命压制了他的喉咙,他的身份,让他无法象寻常人一样的生活。
他哭过,闹过,甚至是尝试过最极端的方式。
那一纸文书迟迟不肯到来,让他诅咒了那个人,却也被击溃了希望。
今天,十年期满。
他却已经没有了力气去与别人争抗。

“嘿嘿……”他羸弱的身躯抖动着,“嘿嘿嘿嘿……”笑声渐起,由缓到快,也让他的声,变成了几近灵魂的嘶吼,“啊啊啊啊啊……”
他抬起高傲的头,看着天空中的白色。
那嘶吼从他的喉管处冲向天际。
他抖动的身子,缓了,慢了,声音里也掺杂了其他的音调。
抬起右手捂着嘴巴,他让眼看着天,却止不了下落的泪。
“啪哒!”
泥土上仿佛溅起了涟漪,瞬间,泪入土地。

“啪哒。”
墨潭之上出现涟漪,在不变的天色下,异常诡异。
寒潭凄切,墨色涌动。原本平静的潭面在一丝涟漪间炸了开来,层层的水泡,开始上涌,再上涌,整个潭水沸腾了起来。墨色的雾气袅袅升起,腾腾而上,形成一道黑色的幕帐,笼获了半边的天空。
他笑了,不知道为什么,泪水依然流淌着,但他的唇角,明显地上扬了。
抹一把脸,他吸吸鼻子,止住泪水。
那笑到僵硬的表情,生生凝固在他的脸上。
墨雾转动,不知是不是光的影响,中心的雾居然透出了一丝丝的白。渐渐地,白吞噬了黑,夺回了雾的本性,朦胧淡然却也冷意逼人。
他收起笑容,面无表情地看这一方的变化。
点点滴滴的影象汇聚,漫漫形成一个又一个画面。
哭泣的,开心的,调皮的,听话的……
一幅幅展开,又一幅幅合拢。
他睁大了眼,愣愣地看着,不自觉地浮起了笑容。
心里鼓噪起来的感觉,他觉得充实,第一次,真的充实。
原来,世界不是只有这么一点。
原来,世界也不是只有我这么一个。
他似乎明白了,又似乎更不明白了。
“我想要他。”他对自己说,“我,真的想要他。”
他咬破自己的中指,让鲜血滴落到地上,“我发誓。”冷静又急切的,“你让他等我,好不好?”看着苍天。

嘴角上扬,有人笑了,“压抑住了人,压抑不住心,你终归是忍受不了这世界上无聊的游戏了。”那人把自己的身子靠在身后的黄花梨木椅上,“也罢,我等了十年,也不是白等了。納蘭晃煦,游戏现在开始。”





-----------------------------------

後面的部分。我一定會儘快的。
畢竟這是第二次的構思了。笑。

コメント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晃。.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