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晃不过一曲古琴奏响。
page top
捏嘿嘿.+夏目同人文.
在某K的折腾下.当然我没有催促啊.T T.别说我催促过.囧|||.我的衣服终于要完善了T T.
在此高兴高飞起来就是我的美.
快递的速度大概就是2天?!48小时吧.扩大后估计也就是30号了.
我的小镜子.我来了囧|||.要看的最好有心理准备.
本人长相不合格.囧|||.其实我突然觉得出背影和影子都美T T.
于是乎.乱死我了.今天去把相机拿回来.囧|||.经常离家的相机.恨.
现在我纠结的故事才开始呐.!!!



顺便把夏目友人帐的同人文移到这里.囧|||


冬日。


“猫咪老师,别跑了。”
格子围巾搭配着米白色的大衣,夏目奋勇向前,疾步行进。
“猫咪老师……呼呼……”
粗重的气息在雪白的呼唤中,染成白色的雾迹。
猫咪好似听到了呼喊,轻轻地“哧”了一声,扭头向前方窜去。
不大不小的肥肥的身体,左摇右摆,带动着身后那小小的尾巴。
哼哼。
心里的算盘敲着,我看你这次还要不要我拿回来的冰块。
夏目在后面没命地追,虽然他是妖怪,但是自己一样会担心。
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
唯一一个,了解自己的家伙。
夏目跟着斑的脚步。
小小的猫爪,在雪地上留下淡淡的痕迹。
斑可是控制着自己的速度。
既不让夏目一下子追过来,也不会让夏目轻易失去他的踪迹。
浅笑,浮现在夏目的脸上。
其实,冬日的运动,并不如想象中的一样。

“啊!”
正如惨叫出现一样。
斑是稳稳当当地跌进了一个冰窟里。
圆滚滚的身体卡在当口上,斑真是恨死了这招财猫的模样。
雪,渐渐飘了起来,一点点地,覆上了斑的身体。
本就不大的一点儿,现在也快给雪弄没了。
夏目渐进而来,幽幽然。
四下里望去,竟再不见斑的痕迹。
心里别地一跳,担心总是会如期而来。
细步前行,夏目很仔细地观察那什么地方,不再是一片雪白。
没有,没有一处。
四周的景色,不过是一白再白。
夏目恍神,那招财猫的颜色,为何不是黑的?!
斑努力抛开身上的细柔微雪,不知道为何,那雪覆盖的地方,只有他身上的灰黄二色。
斑死命地扭动身躯。
他这么厉害的一只妖怪,怎么能被这个破地方困住!
用力甩开头上的雪花,不停地张望。
那雪势却越来越大,斑只要甩开了头上覆盖灰黄那片的雪,立刻就会有新的雪来覆盖他的视线。
斑莞尔,“一个这么小的妖怪也能与我斗?!”
瞬间释放自己的力量,想在一个刹那间,恢复原来的模样。
可惜。
原本坚硬的冰窟,在斑的体温里融化,融化而成的水,竟在斑的脚上凝结,困住了他的身体。
也就冰封了他的力量。
斑不禁轻叹,还是叫夏目吧。
这一次,也顾不上其他。

“夏目。”
点点轻叹,滴上了夏目的心。
谁?
那似有非无的声音,细细柔柔,冰冰凉凉。
“夏目。”
思绪万千之间,又一声呼唤震撼了夏目的心。
这声音,如果是有温度的。
那绝对是这世上最冷的声音。
那种给人的感觉,冷到无能为力。
夏目停下脚步,就着原地倾听。
那声音的方向,绝对有斑的痕迹。
也许,是斑故意整自己吧。
缓缓带起的笑容,在下一刻尽数瓦解。
冰封的声音后面,是一个纤细无匹的少年。
少年轻柔的声音,“夏目。”冰冷万里。

夏目看着少年。
静静地。
他不想开口,也无法开口。
那少年身上的气息,冰冷到了极点。
夏目怀疑,只要自己一开口,那话也成了冰。
静谧的时间里,雪停了。
清澈的世界里,夏目看到了。
那纤细少年的脸上,一方白纸。
不偏不倚,刚好遮住了少年的容颜。
“夏目,你是夏目铃子么?”
一如既往的问题。
夏目微怔,“铃子是我外婆,她已经过世多年了。”
少年垂下头,“原来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转过身,消失在这雪白的世界里。

夏目抓抓自己的脑袋,那人,冰冷。
冰冷之中,却带着深深的忧伤。
那忧伤在声声的呼唤里,停靠在了夏目的心中。
夏目抬眼望去。
皑皑白雪,跟刚才完全一样。
那人的名字,也在友人帐里么?
这么的想法,忽然出现。
随着一阵意料之外的风雪,飘然而去。
“夏目,该死的。居然不来救我。”
斑愤慨的声音充斥着夏目的耳朵。
夏目转过头,那轻轻扭动的身躯,不是猫咪老师还能是谁?
“老师。”
夏目赶忙跑过去,“老师,这怎么了?”
斑眯起眼睛,“我叫你那么多声,你听哪里去了?”
有么?
无法回口,夏目只是盯着斑,看着他的行动。
斑青筋暴起,“这么样的情况,你居然不来帮我。”
“啊?”
夏目恍然,原来老师叫我是这个意思么?
伸手,抱住斑的上身。
冰窟慢慢地融化,空气灌了进去。
轻轻地用力,斑已然被夏目抱起。
“难道是他?”
斑特有的声线,忽然出现。
夏目一个趔趄,差点儿跌倒在地。
“老师,你干什么突然变成原来的模样?”
“我本来就是这个模样!”先怒吼一声,斑才继续思考。
原来他回来了。
铃子,一生的错便是留下了他的名字。

夜间安静异常。
那雪似乎是一个晌午就停了。
这一片的街道,竟都显出了原本的水泥色。
斑垂耳,今夜他如何能睡着。
这一片的街道,已经不像是冬天的街道了。
干净的水泥色,甚至是干到了尽头的感觉。
没有一点水渍的街道,又如何像是下了雪呢?
斑起身,看了眼夏目的睡颜。
冷汗遍布夏目的额头,嘴唇微启,尽是当初的寂寞。
眨眼间,一切皆不同。
冷汗全无,夏目裹起被子,抱紧自己的身躯。
“冷……”
细细吐出的一字,令斑睁大了眼睛。
你果然回来了。
这么多年的时间,也无法让你忘记。
“……”
记忆中的名字早已模糊。
斑却记得那人的眉眼,那人的语调。
那人曾经说的一句话。
“只有冬天,我才能看到她。”
斑展现自己的原本姿态,将夏目圈起来。
许多时候他都希望有一个强大的妖怪弄死夏目。
可事到临头,他却还是希望他活下来。
他已经决定留在夏目的身边。
这一刻,又如何会放开。
斑闭眼,用自己的体温保持夏目的温度。

第二天起身的时候。
夏目全身无力。
总觉得自己的身体是滚烫的,可是用手一摸,却摸到一片冰凉。
夏目甩甩头,这般昏沉的感觉,他倒是从未体会过。
或者,又是猫咪老师捣的鬼。
转眼看向猫咪老师的位置。
意外地,什么也没有。
“贵志。”
塔子婶婶和蔼的声音响起,夏目也顾不上斑了,穿戴好,开门走下了楼梯。
“塔子婶婶。”
夏目柔和的笑起。
“贵志,那只猫咪他……”
塔子双手交握,紧紧的,“那只猫咪他刚才冲出去了。”
夏目眼皮一跳,慌忙走向玄关,“塔子婶婶,我一会儿回来。”穿好自己的鞋,开门而去。
塔子冲着夏目的背影点点头,“早点回来,今天中午吃烤肉。”
也不知道夏目听到了没有。

街道干净到不行。
夏目突然有了一种不寻常的感觉。
摸摸自己的口袋。
友人帐静静地躺在里面。
夏目一路向前,直接冲向昨天去过的地方。
“猫咪老师,你在哪里?”
声音回荡而起,弥散四净。
斑竖起耳朵,终于来了。
狐狸形态的斑,对面赫然是那名少年。
纤细的少年,雪白的姿态。
少年挥手而起,雪花乱飞,期间伴随的,是一阵强劲的冷风。
斑向空中跃起,躲过少年的攻击。
风是躲去了。
但那冰冷的触觉,深深入了斑的心。
多少年了,多少年他没有尝过这般的冰冷。
转折而下,斑向那少年扑去。
少年挥袖,又是一股劲风。
斑侧身,那风一点儿也没有影响他的行动。
笔直向下,将少年扑倒在了雪地上。
“你为何回来?”
质问的口吻。
少年勾起嘴角。
“这许多年,你依然守着夏目这个姓氏啊,斑。”
冰冷的感觉冻结了斑的神经。
“你为何回来?”依旧是这么一句。
少年不再言语,侧目看到的是夏目跑向此处的身影。
“他来了。”抿嘴笑起。
斑一怔,就那么一瞬间,少年脱离斑的桎梏,直接冲向夏目。
“不!”
斑飞身而起,赶在少年的身前,带起夏目,御风而行。
夏目喘着气,抱紧斑的脖颈。
“他,他……”
断断续续地言语里全是杂乱的呼吸。
斑眨眼,“他是为了名字而来。”
“我知道,我们下去。”夏目终于调整好呼吸,顺利开口说完一句话。
斑没有回答,只是一味向下,往那少年的方向,踏枝而去。
少年抿嘴,把手放在胸前。
并立的五指间,那三角的形状。
夏目拿出口袋里的友人帐。
“保护我的人啊……显示那个名字。”
友人帐急速翻页,哗哗做响。
停留下来的一页上,是毛笔勾勒出来的线条。
纤细的线条,冰冷。
少年口中念念有词,三角形的空间里,显出暴风雪的模样。
夏目将少年的名字撕下,含到口中。
隐隐约约,夏目唤出了少年的名字。
“郗衍。”
丝丝笔脉从纸上脱落,显示出空白的画面。
水滴入湖的涟漪,显示在少年的额头上。
冰冷的泪水,忽然出现在少年的眼角间。
冰封覆手。
化成点点雪白。

冬天,是他最喜欢的季节。
因为只有在这个季节,他才能看到她。
他是冰的儿子,只有在冬天才能成形,也只有在冬天才能存活。
他经历了不住的生死,却终归看不透人生。
她来这里的时候,是那么耀眼的年纪。
青春,活泼,甚至是夺人眼光。
她看得到他,于是和他说话。
那时的他,没有现在的修饰,没有现在的遮盖。
无暇的脸上,天天是阳光一般的笑容。
所以她说他是冬日里的阳光。
他不可自拔。

那年,一样的季节。
她逝去了。
年龄不过仅仅19岁。
他看着她的遗体,没有泪水。
失去她的他,无法想象以后的日子。
他想灰飞湮灭好了,然后去找她。
无奈的泪水沾湿了他的眼。
他无法去找他。
因为他无法摆脱人世。
人世间有道束缚,束缚了他的自由。
他无法真正自由。
于是他寻找,寻找那个名为夏目铃子的女子。
很容易,他找到了铃子。
可铃子那般的固执,执意要他赢过自己才能还给他名字。
他无奈,只得偷偷训练。
可惜,日日过去,年年过去。
结果还不是一样。
他灰心了,逃避了。
隐藏自己的气息,再也不醒来。
可那年的冬天,气息太过熟悉。
他知道,她回来了。
同时他也知道,她不在他的这片土地。
他想去寻她。
一直一直在一起。
没办法,他只好醒来,再一次去找夏目铃子。
可为何答案,却是让他痛不欲生。

他拉掉自己脸上的白纸。
那秀气的眉眼一如往年。
斑看这那少年,有口无言。
夏目累了,靠在斑的身上。
他笑了,含泪。
现在的他可以去找她了不是么?
消失不见。

那天,他遇到了她。
也是那天,他遇到了夏目铃子。

回家的路上。
夏目看到一如冬日的雪白。
那干净的地面。
果然是那少年的杰作。
不过是为了让他无法感知。
冬日的温暖。

コメント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晃。.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