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晃不过一曲古琴奏响。
page top
[給我夫人的。] 驚夢覺。{楔子。}
楔子

弘泉一点烟尘,他隐藏起平日的肆虐,闲庭信步,款款其间。
月白云锦配着白色貂袄,把他那苍白的脸色愣是趁出点儿淡红来。金丝暗纹缎锦束起青丝,在他摆头时,青丝也就顺道在他的腰间画下墨迹。一如衣色的月白锦带,束出他渐呈纤细的腰身,那一环腰间的碧玉,摇晃起伏,扣了空气,击了衣锦。
他可能觉得不好玩儿了,别嘴的刹那抓起起伏不定的碧玉,习惯性地,来回摸索。
“好无聊呃。”低头看了看手里冰凉的环佩,他呼出一口气,低声抱怨。
抿唇耸眉,他偏头看一眼身边的墨潭,“这么快便到了这尽头了么?”回望身后的泉水,这一方月牙型的陆地,还算让他能够伫立。
渐渐地,不知道他为何就浮起了一丝笑容,苍凉却也冷漠。
“为何偏生在这里,才形成这么的一种墨色的奇景。”他顿了顿,“实在是不该。”
他记得他问过多少次这潭形成的原因,也记得有多少次,没有人愿意回答他,即便,知道原因的那些人,就在他面前。
他收敛心神,一扫泄露的苍凉,冷眼傲视这一潭暗黑。
黑到这地步还能有一点别的什么呢!
他慢慢地闭上眼睛,后退数步。原本松开的双手,却也慢慢握成了紧紧的拳头。
他在隐忍,他觉得他是在隐忍。
这风景他到底看了多少年了,他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是这风景里头的意味。
他的眼睑轻轻得颤抖。
等到颤抖几乎都平息了,他才睁开了眼。
几里之外,依旧是那高耸的宫墙。
他冷冷的盯着,轻轻地呢喃,“一段宫墙,世人莫不向往的宫墙。可谁知道,谁知道它锁了一个人怎样的时光。”他觉得他很平静,至少还没有抬高声调。
“十年了。”他呢喃着,“十年了……”

其实,他是向往外面的,可命压制了他的喉咙,他的身份,让他无法象寻常人一样的生活。
他哭过,闹过,甚至是尝试过最极端的方式。
那一纸文书迟迟不肯到来,让他诅咒了那个人,却也被击溃了希望。
今天,十年期满。
他却已经没有了力气去与别人争抗。

“嘿嘿……”他羸弱的身躯抖动着,“嘿嘿嘿嘿……”笑声渐起,由缓到快,也让他的声,变成了几近灵魂的嘶吼,“啊啊啊啊啊……”
他抬起高傲的头,看着天空中的白色。
那嘶吼从他的喉管处冲向天际。
他抖动的身子,缓了,慢了,声音里也掺杂了其他的音调。
抬起右手捂着嘴巴,他让眼看着天,却止不了下落的泪。
“啪哒!”
泥土上仿佛溅起了涟漪,瞬间,泪入土地。

“啪哒。”
墨潭之上出现涟漪,在不变的天色下,异常诡异。
寒潭凄切,墨色涌动。原本平静的潭面在一丝涟漪间炸了开来,层层的水泡,开始上涌,再上涌,整个潭水沸腾了起来。墨色的雾气袅袅升起,腾腾而上,形成一道黑色的幕帐,笼获了半边的天空。
他笑了,不知道为什么,泪水依然流淌着,但他的唇角,明显地上扬了。
抹一把脸,他吸吸鼻子,止住泪水。
那笑到僵硬的表情,生生凝固在他的脸上。
墨雾转动,不知是不是光的影响,中心的雾居然透出了一丝丝的白。渐渐地,白吞噬了黑,夺回了雾的本性,朦胧淡然却也冷意逼人。
他收起笑容,面无表情地看这一方的变化。
点点滴滴的影象汇聚,漫漫形成一个又一个画面。
哭泣的,开心的,调皮的,听话的……
一幅幅展开,又一幅幅合拢。
他睁大了眼,愣愣地看着,不自觉地浮起了笑容。
心里鼓噪起来的感觉,他觉得充实,第一次,真的充实。
原来,世界不是只有这么一点。
原来,世界也不是只有我这么一个。
他似乎明白了,又似乎更不明白了。
“我想要他。”他对自己说,“我,真的想要他。”
他咬破自己的中指,让鲜血滴落到地上,“我发誓。”冷静又急切的,“你让他等我,好不好?”看着苍天。

嘴角上扬,有人笑了,“压抑住了人,压抑不住心,你终归是忍受不了这世界上无聊的游戏了。”那人把自己的身子靠在身后的黄花梨木椅上,“也罢,我等了十年,也不是白等了。納蘭晃煦,游戏现在开始。”





-----------------------------------

後面的部分。我一定會儘快的。
畢竟這是第二次的構思了。笑。
page top
捏嘿嘿.+夏目同人文.
在某K的折腾下.当然我没有催促啊.T T.别说我催促过.囧|||.我的衣服终于要完善了T T.
在此高兴高飞起来就是我的美.
快递的速度大概就是2天?!48小时吧.扩大后估计也就是30号了.
我的小镜子.我来了囧|||.要看的最好有心理准备.
本人长相不合格.囧|||.其实我突然觉得出背影和影子都美T T.
于是乎.乱死我了.今天去把相机拿回来.囧|||.经常离家的相机.恨.
现在我纠结的故事才开始呐.!!!



顺便把夏目友人帐的同人文移到这里.囧|||


冬日。


“猫咪老师,别跑了。”
格子围巾搭配着米白色的大衣,夏目奋勇向前,疾步行进。
“猫咪老师……呼呼……”
粗重的气息在雪白的呼唤中,染成白色的雾迹。
猫咪好似听到了呼喊,轻轻地“哧”了一声,扭头向前方窜去。
不大不小的肥肥的身体,左摇右摆,带动着身后那小小的尾巴。
哼哼。
心里的算盘敲着,我看你这次还要不要我拿回来的冰块。
夏目在后面没命地追,虽然他是妖怪,但是自己一样会担心。
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
唯一一个,了解自己的家伙。
夏目跟着斑的脚步。
小小的猫爪,在雪地上留下淡淡的痕迹。
斑可是控制着自己的速度。
既不让夏目一下子追过来,也不会让夏目轻易失去他的踪迹。
浅笑,浮现在夏目的脸上。
其实,冬日的运动,并不如想象中的一样。

“啊!”
正如惨叫出现一样。
斑是稳稳当当地跌进了一个冰窟里。
圆滚滚的身体卡在当口上,斑真是恨死了这招财猫的模样。
雪,渐渐飘了起来,一点点地,覆上了斑的身体。
本就不大的一点儿,现在也快给雪弄没了。
夏目渐进而来,幽幽然。
四下里望去,竟再不见斑的痕迹。
心里别地一跳,担心总是会如期而来。
细步前行,夏目很仔细地观察那什么地方,不再是一片雪白。
没有,没有一处。
四周的景色,不过是一白再白。
夏目恍神,那招财猫的颜色,为何不是黑的?!
斑努力抛开身上的细柔微雪,不知道为何,那雪覆盖的地方,只有他身上的灰黄二色。
斑死命地扭动身躯。
他这么厉害的一只妖怪,怎么能被这个破地方困住!
用力甩开头上的雪花,不停地张望。
那雪势却越来越大,斑只要甩开了头上覆盖灰黄那片的雪,立刻就会有新的雪来覆盖他的视线。
斑莞尔,“一个这么小的妖怪也能与我斗?!”
瞬间释放自己的力量,想在一个刹那间,恢复原来的模样。
可惜。
原本坚硬的冰窟,在斑的体温里融化,融化而成的水,竟在斑的脚上凝结,困住了他的身体。
也就冰封了他的力量。
斑不禁轻叹,还是叫夏目吧。
这一次,也顾不上其他。

“夏目。”
点点轻叹,滴上了夏目的心。
谁?
那似有非无的声音,细细柔柔,冰冰凉凉。
“夏目。”
思绪万千之间,又一声呼唤震撼了夏目的心。
这声音,如果是有温度的。
那绝对是这世上最冷的声音。
那种给人的感觉,冷到无能为力。
夏目停下脚步,就着原地倾听。
那声音的方向,绝对有斑的痕迹。
也许,是斑故意整自己吧。
缓缓带起的笑容,在下一刻尽数瓦解。
冰封的声音后面,是一个纤细无匹的少年。
少年轻柔的声音,“夏目。”冰冷万里。

夏目看着少年。
静静地。
他不想开口,也无法开口。
那少年身上的气息,冰冷到了极点。
夏目怀疑,只要自己一开口,那话也成了冰。
静谧的时间里,雪停了。
清澈的世界里,夏目看到了。
那纤细少年的脸上,一方白纸。
不偏不倚,刚好遮住了少年的容颜。
“夏目,你是夏目铃子么?”
一如既往的问题。
夏目微怔,“铃子是我外婆,她已经过世多年了。”
少年垂下头,“原来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转过身,消失在这雪白的世界里。

夏目抓抓自己的脑袋,那人,冰冷。
冰冷之中,却带着深深的忧伤。
那忧伤在声声的呼唤里,停靠在了夏目的心中。
夏目抬眼望去。
皑皑白雪,跟刚才完全一样。
那人的名字,也在友人帐里么?
这么的想法,忽然出现。
随着一阵意料之外的风雪,飘然而去。
“夏目,该死的。居然不来救我。”
斑愤慨的声音充斥着夏目的耳朵。
夏目转过头,那轻轻扭动的身躯,不是猫咪老师还能是谁?
“老师。”
夏目赶忙跑过去,“老师,这怎么了?”
斑眯起眼睛,“我叫你那么多声,你听哪里去了?”
有么?
无法回口,夏目只是盯着斑,看着他的行动。
斑青筋暴起,“这么样的情况,你居然不来帮我。”
“啊?”
夏目恍然,原来老师叫我是这个意思么?
伸手,抱住斑的上身。
冰窟慢慢地融化,空气灌了进去。
轻轻地用力,斑已然被夏目抱起。
“难道是他?”
斑特有的声线,忽然出现。
夏目一个趔趄,差点儿跌倒在地。
“老师,你干什么突然变成原来的模样?”
“我本来就是这个模样!”先怒吼一声,斑才继续思考。
原来他回来了。
铃子,一生的错便是留下了他的名字。

夜间安静异常。
那雪似乎是一个晌午就停了。
这一片的街道,竟都显出了原本的水泥色。
斑垂耳,今夜他如何能睡着。
这一片的街道,已经不像是冬天的街道了。
干净的水泥色,甚至是干到了尽头的感觉。
没有一点水渍的街道,又如何像是下了雪呢?
斑起身,看了眼夏目的睡颜。
冷汗遍布夏目的额头,嘴唇微启,尽是当初的寂寞。
眨眼间,一切皆不同。
冷汗全无,夏目裹起被子,抱紧自己的身躯。
“冷……”
细细吐出的一字,令斑睁大了眼睛。
你果然回来了。
这么多年的时间,也无法让你忘记。
“……”
记忆中的名字早已模糊。
斑却记得那人的眉眼,那人的语调。
那人曾经说的一句话。
“只有冬天,我才能看到她。”
斑展现自己的原本姿态,将夏目圈起来。
许多时候他都希望有一个强大的妖怪弄死夏目。
可事到临头,他却还是希望他活下来。
他已经决定留在夏目的身边。
这一刻,又如何会放开。
斑闭眼,用自己的体温保持夏目的温度。

第二天起身的时候。
夏目全身无力。
总觉得自己的身体是滚烫的,可是用手一摸,却摸到一片冰凉。
夏目甩甩头,这般昏沉的感觉,他倒是从未体会过。
或者,又是猫咪老师捣的鬼。
转眼看向猫咪老师的位置。
意外地,什么也没有。
“贵志。”
塔子婶婶和蔼的声音响起,夏目也顾不上斑了,穿戴好,开门走下了楼梯。
“塔子婶婶。”
夏目柔和的笑起。
“贵志,那只猫咪他……”
塔子双手交握,紧紧的,“那只猫咪他刚才冲出去了。”
夏目眼皮一跳,慌忙走向玄关,“塔子婶婶,我一会儿回来。”穿好自己的鞋,开门而去。
塔子冲着夏目的背影点点头,“早点回来,今天中午吃烤肉。”
也不知道夏目听到了没有。

街道干净到不行。
夏目突然有了一种不寻常的感觉。
摸摸自己的口袋。
友人帐静静地躺在里面。
夏目一路向前,直接冲向昨天去过的地方。
“猫咪老师,你在哪里?”
声音回荡而起,弥散四净。
斑竖起耳朵,终于来了。
狐狸形态的斑,对面赫然是那名少年。
纤细的少年,雪白的姿态。
少年挥手而起,雪花乱飞,期间伴随的,是一阵强劲的冷风。
斑向空中跃起,躲过少年的攻击。
风是躲去了。
但那冰冷的触觉,深深入了斑的心。
多少年了,多少年他没有尝过这般的冰冷。
转折而下,斑向那少年扑去。
少年挥袖,又是一股劲风。
斑侧身,那风一点儿也没有影响他的行动。
笔直向下,将少年扑倒在了雪地上。
“你为何回来?”
质问的口吻。
少年勾起嘴角。
“这许多年,你依然守着夏目这个姓氏啊,斑。”
冰冷的感觉冻结了斑的神经。
“你为何回来?”依旧是这么一句。
少年不再言语,侧目看到的是夏目跑向此处的身影。
“他来了。”抿嘴笑起。
斑一怔,就那么一瞬间,少年脱离斑的桎梏,直接冲向夏目。
“不!”
斑飞身而起,赶在少年的身前,带起夏目,御风而行。
夏目喘着气,抱紧斑的脖颈。
“他,他……”
断断续续地言语里全是杂乱的呼吸。
斑眨眼,“他是为了名字而来。”
“我知道,我们下去。”夏目终于调整好呼吸,顺利开口说完一句话。
斑没有回答,只是一味向下,往那少年的方向,踏枝而去。
少年抿嘴,把手放在胸前。
并立的五指间,那三角的形状。
夏目拿出口袋里的友人帐。
“保护我的人啊……显示那个名字。”
友人帐急速翻页,哗哗做响。
停留下来的一页上,是毛笔勾勒出来的线条。
纤细的线条,冰冷。
少年口中念念有词,三角形的空间里,显出暴风雪的模样。
夏目将少年的名字撕下,含到口中。
隐隐约约,夏目唤出了少年的名字。
“郗衍。”
丝丝笔脉从纸上脱落,显示出空白的画面。
水滴入湖的涟漪,显示在少年的额头上。
冰冷的泪水,忽然出现在少年的眼角间。
冰封覆手。
化成点点雪白。

冬天,是他最喜欢的季节。
因为只有在这个季节,他才能看到她。
他是冰的儿子,只有在冬天才能成形,也只有在冬天才能存活。
他经历了不住的生死,却终归看不透人生。
她来这里的时候,是那么耀眼的年纪。
青春,活泼,甚至是夺人眼光。
她看得到他,于是和他说话。
那时的他,没有现在的修饰,没有现在的遮盖。
无暇的脸上,天天是阳光一般的笑容。
所以她说他是冬日里的阳光。
他不可自拔。

那年,一样的季节。
她逝去了。
年龄不过仅仅19岁。
他看着她的遗体,没有泪水。
失去她的他,无法想象以后的日子。
他想灰飞湮灭好了,然后去找她。
无奈的泪水沾湿了他的眼。
他无法去找他。
因为他无法摆脱人世。
人世间有道束缚,束缚了他的自由。
他无法真正自由。
于是他寻找,寻找那个名为夏目铃子的女子。
很容易,他找到了铃子。
可铃子那般的固执,执意要他赢过自己才能还给他名字。
他无奈,只得偷偷训练。
可惜,日日过去,年年过去。
结果还不是一样。
他灰心了,逃避了。
隐藏自己的气息,再也不醒来。
可那年的冬天,气息太过熟悉。
他知道,她回来了。
同时他也知道,她不在他的这片土地。
他想去寻她。
一直一直在一起。
没办法,他只好醒来,再一次去找夏目铃子。
可为何答案,却是让他痛不欲生。

他拉掉自己脸上的白纸。
那秀气的眉眼一如往年。
斑看这那少年,有口无言。
夏目累了,靠在斑的身上。
他笑了,含泪。
现在的他可以去找她了不是么?
消失不见。

那天,他遇到了她。
也是那天,他遇到了夏目铃子。

回家的路上。
夏目看到一如冬日的雪白。
那干净的地面。
果然是那少年的杰作。
不过是为了让他无法感知。
冬日的温暖。
page top
夫 人 。
我们的相遇
不是缘分
不是命运

那种相遇叫做注定

我们的相知
不是宿命
不是因果

那种相知叫做必定

我们的一切
不是有
不是无

那种一切叫做真实

夫人,你说
我们的一切
是真实?
是虚幻?
是生?
是死?

我承认。
这是雨月之夜我得到的启示
这是天月之日我想说的话语

我一直。
都想告诉
其实
我们的一切
是虚幻的真实
是真实的虚幻

我们有虚有实
我们有无有有
我们有来有去
我们有言有语
我们有誓有心
我们有知有记
我们有血有骨

我记得
一直会记得

柒说过
他会对希好一辈子

是真的


我们告诉彼此
真的
一切都是真的

毕竟
信物
是不会说谎的。
© 晃。.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